新华社呼和浩特6月5日电 题:“醉鬼”摔杯记

  新华社记者于长洪、任军川、王靖

  6月的扎赉特草原,阳光灼热

  新华社呼和浩特6月5日电 题:“醉鬼”摔杯记

  新华社记者于长洪、任军川、王靖

  6月的扎赉特草原,阳光灼热

  新华社呼和浩特6月5日电 题:“醉鬼”摔杯记

  新华社记者于长洪、任军川、王靖

  6月的扎赉特草原,阳光灼热。草原深处,头戴小红帽、皮肤黝黑、精瘦而结实的包哈敦巴拉,顶着火热的太阳在自家院子里扩建猪圈。他用铁锹铲起水泥砂浆倒在墙上抹平,麻利地抱起砖头一块块按在上面找齐,不一会儿就砌起了一小堵墙。他把新猪圈垒得既宽大、又结实,看着旧猪圈里正在抢食吃的37头猪仔,想到它们马上就能有新窝,包哈敦巴拉加快了砌砖的速度。

  41岁的包哈敦巴拉家住内蒙古兴安盟扎赉特旗胡尔勒镇诺勒嘎查。谁能想到,两年多以前,他还是一个酒杯不离手,从早喝到晚的“醉鬼”。玻璃的、陶瓷的,大的、小的,桌子、炕上无处不在的酒杯使他喝起酒来“十分顺手”。

  2016年初,人到中年的包哈敦巴拉有了个大胖小子,就在全家沉浸在幸福中时,孩子因先天性心脏病夭折。他无法接受这个晴天霹雳,变得消极懒散,整日借酒消愁。

  2017年春,遭遇失去孩子的打击,更无法忍受丈夫天天烂醉的妻子离婚出走,整个家彻底破碎。2017年秋天,包哈敦巴拉和朋友骑摩托回家途中发生车祸,朋友丧命,他自己右臂也留下了残疾。

  经历这一连串打击,包哈敦巴拉万念俱灰,彻底失去生活的信心,过起“今朝有酒今朝醉”的日子。“当时啥打算没有,就想着能混一天是一天。”他也成了村里最贫困的人。

  2018年初,镇里将包哈敦巴拉纳入建档立卡贫困户,指定嘎查第一书记胥永跃和党支部书记陈长江进行重点帮扶。嘎查利用产业扶贫资金为他买了2头小毛驴送到家里,包哈敦巴拉却一点也不上心,整天喝得东倒西歪,毛驴也跟着遭罪。“有一天去他家发现毛驴渴得嗷嗷直叫,大家赶紧给它打水喝,那头驴一连喝了两桶水。”胥永跃看着又气又急,他和同事们暗下决心,一定要拯救这个“醉鬼”,不让他在脱贫路上掉队。

  “他不干活,那就推着他干,再想招让他戒酒。”干部们去他家的频率更高了。2018年春的一天,陈长江一大早来“盯梢”,发现包哈敦巴拉又是烂醉如泥,呼呼大睡。他蓬头垢面、衣着肮脏,地上都是酒瓶,屋里弥漫着浓烈的臭味。陈长江拿出手机,把见到的一切拍了下来。

  第二天,陈长江把视频发给了酒醒后的包哈敦巴拉。看着视频中自己萎靡的丑态,包哈敦巴拉羞愧至极,“连我自己都嫌弃自己了”。他默默从炕上起身,搜出家里所有的酒杯抱到门外,当着众人的面朝大石头使劲摔去。在酒杯砰砰的破碎声里,他发誓:一定把酒戒了,活出个人样来!

  从此,包哈敦巴拉恢复了过去踏实肯干的劲头。扶贫干部和他商量利用产业扶贫资金买来2头母猪和3头育肥猪仔。猪有了,没钱买砖盖猪圈咋整?听说村头的公厕要重建,包哈敦巴拉主动帮助拆公厕,把不要的旧砖头运回家盖了猪圈。

  在他的精心侍弄下,圈里的猪仔越养越多,如今发展到了37头。看到他重新建立了生活信心,村里决定聘他为护林员,一年工资1万元。他果然没让大伙失望,戴着洗得干干净净的“护林员”袖标,尽职尽责看护林子,从未误过工。

  如今,走进包哈敦巴拉家里,院落干净整洁,屋里地板铮亮,被褥叠成豆腐块,一副“精巴”人家模样。从摔杯至今,包哈敦巴拉滴酒未沾,成功戒酒700余天,“每次想喝酒了,就使劲吃饭,吃撑了就不想了。”2019年,通过勤奋养猪、护林,他的年收入超过15000元,成功甩掉穷帽子。

  他的变化还赢得了村里一名单身女子的芳心,如今二人已经处上了对象。“说到做到才是真男人,就喜欢他身上的这股踏实、上进劲。”这名女子满意地说。

  “最感谢的人就是扶贫干部们,大家都放弃我的时候,他们没有放弃,硬是把我从消沉和贫困里拽了出来。” 包哈敦巴拉羞红了脸笑着说,“现在屋外有产业,屋里有对象,日子又过得甜蜜起来。”

  包哈敦巴拉的脱贫故事,是地处大兴安岭南麓集中连片特困地区兴安盟脱贫攻坚的一个缩影。精准扶贫以来,胡尔勒镇等兴安盟贫中之贫“南三苏木和北八乡镇”,从贫困户到贫困村,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目前,全盟5个国贫旗县市全部“摘帽”,贫困人口从2012年底的45.3万人减少到2019年底的1705人,贫困发生率由41%降至0.15%。扶智长技能,扶志长志气,下足“绣花”功夫的精准扶贫,让一个个“包哈敦巴拉”脱胎换骨迎来新生活。

  6月是扎赉特草原生长最旺盛的时候,也是猪仔最容易抓膘的时机。晌午,包哈敦巴拉嘴角起了水泡,可他没有一点要回屋歇息的意思,闷头盖着猪圈。他计划,要盖一个长15米、宽8米的新猪圈,到时把37头猪仔发展到100头……

【编辑:田博群】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